可可豆

委内瑞拉 可可的麦加,摇曳着辛酸之果的可可种植园

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
Bolivarian Republic of Venezuela
是位于南美洲北部的国家,为南美洲国家联盟的成员国,首都加拉加斯。世界主要的产油国之一。石油产业是其经济命脉,该项所得占委内瑞拉出口收入的约80%。

委内瑞拉Criollo种可可

这个南美石油大国在石油出现之前就有着丰富的可可,这里有着世界上最上乘的可可,其实可可树最早的发源地就在委内瑞拉和墨西哥,也是 criollo (克里奥罗)可可种的故乡...

对真正巧克力爱好者来说,这里才是可可的麦加。
委内瑞拉可可年产量仅为1.5万吨,不足全球产量的1%。欧美主要的巧克力厂家均以能进口、使用委内瑞拉可可加工成高品质的巧克力为荣...

前一篇介绍的当今世上首屈一指的梦幻可可产地 Chuao 就是这个国家的一个海滨小镇。

委内瑞拉可可种植园

委内瑞拉可可产量每年15,000吨,不足全球可可输出量的1%。但只这些产量就激起了批判者和支持者的热议,使得一种原本出口给外国人的奢侈作物成了一件引发争议,甚至是十分激烈的政治议题。

 

 

可可是一种需要大量劳动力的作物。18世纪采摘方法至今还在沿用。每个果荚都用砍刀劈开,然后用手把可可豆挖出来。

加里.吉塔德是一位进口委内瑞拉可可的加利福尼亚巧克力生产商,
他说,“委内瑞拉可可有它自己消费圈子。要孕育出上等可可的独特韵味要很多个年头,也许二三十年,也许要一百年,所以其他国家需要追赶才行。”

虽在国外视为珍宝,但在国内上至总统下至贫民对可可的看法却不太一样。总统胡果.查韦斯于去年指责可可种植园主,称园主越来越富而他的工人则生活贫苦。

凯.罗森堡是亨利皮迪尔国家公园的蒙特罗萨种植园的园主,他一直在同觊觎他土地的钉子户们还有企图索要贿赂的政府督察抗争。更糟糕的是,有一晚拿着冲锋枪的外来者闯入了他的家中。 “可能我确实不是一般的疯狂,但这是加工可可的工作需要。”罗森堡先生说。

他是一名1940年生于汉堡的德裔犹太人,18岁迁到了委内瑞拉。

为获取这种天然资源而形成了法律上的空子,使得可可种植园散布在森林各处,或是位于非裔奴隶后代聚居的村庄附近,或是位于寮屋移民聚居的公园附近。

图中的阿拉贾德琳娜今年67岁,她正在蒙特罗萨种植园的园内伙房准备饭菜。

巧克力制造商们和可可种植商在面临作物病害和强占种植园的挑战下试图复兴这个产业“我们可以成为可可业里的世界老大,就像阿根廷的牛肉和泰国的大米那样”这家公司的总裁乔治.雷蒙德这样说道,这显示出该产业的巨变。查韦斯刚上台时,仅要四个手续就能出口,可现在我们每一罐产品出口都要获得52道不同的许可。

在委内瑞拉哥伦比亚港一幅可可果的涂鸦

克莱蒙西亚.巴卡劳,一位可可合作社社员,对该产业显现出了自信。她说,“我们到时干的还和以往一样,我们还会靠着可可维持生计。”

哥伦比亚港的日落,
这是座位于亨利皮迪尔国家公园的海滨城镇。

文章摘自:http://article.yeeyan.org/view/TatoosNClans/52775
作者:图腾与部落 摄影: Meridith Kohut

瑞士 Beschle 百事利

瑞士 Beschle 百事利
委内瑞拉种植园可可
88% 单源黑巧克力 瑞士 Beschle 百事利
委内瑞拉Ocumare种植园
72% 单源黑巧克力

法国 Pralus 普阿鲁斯

法国 Pralus 普阿鲁斯
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可可
75% 单源黑巧克力 法国 Pralus 普阿鲁斯
委内瑞拉可可产地
75% 单源黑巧克力

法国 BONNAT 波娜特

法国 BONNAT 波娜特
委内瑞拉 卡贝略港
75% 单源黑巧克力

法国 MICHEL CLUIZEL 米歇尔柯茨

MICHEL CLUIZEL
法国米歇尔柯茨66%黑巧
五大庄园之委内瑞拉可可
这里的巧克力最全最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