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是最早品尝巧克力的中国人

巧克力何时正式来到中国,很难考证。可以肯定的是,在尝试巧克力这种新型食品方面,雄踞东方的中国并不比欧洲慢多少。即便是在那被传统眼光视为极度封闭的时代,也有着不为人知却连通世界各地的种种潜流。

排除留洋的人,康熙皇帝大概是最早品尝巧克力的中国人。在康熙朝朱批奏折里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记载。

康熙四十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康熙帝下圣旨给武英殿总监造赫世亨,命他向外国人多罗索取药品,其中有“若有绰科拉亦求取”之句。这里的“绰科拉”就是巧克力,学过英文的可以看懂,它是英文“Chocolate”的音译。

康熙帝除了要处理军国大事之外,对医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早年曹雪芹的祖父生病,痛苦不堪,南京的神医束手无策,康熙帝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听说之后,亲自提笔写下药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解曹大人于倒悬。

就像手机最初不过是用来打电话,现在则越来越像游戏机一样,作为舶来品的巧克力,在康熙帝眼里并非什么美食,他一上来就把这说来拗口的“绰科拉”当成了药物——的确,闻着苦,嚼着涩,外观也和中药汤没什么差别,这么认识完全合情合理。

赫世亨接了康熙帝的命令,不敢延误,随即向多罗索要。多罗不仅效率高,而且很大方,随即取出绰科拉150块相赠,并说,“绰科拉”只有150块,不久还会有更多的送来,到时再多送给你一些。

以善意的角度解读,多罗是个够意思的外国朋友。以其他角度观瞧,也可以说多罗在搞物质外交,推销洋货。 不管怎么样,康熙帝总算能见到更多的巧克力了。而且,赫世亨把工作做得很到位,不只拿到巧克力,还仔细询问了相关信息。

在向康熙帝汇报工作时,赫世亨像他发明了巧克力一样侃侃而谈,说巧克力性热、味甜苦,产自阿美利加等地,共由八种成分配制而成。其中肉桂、秦艽、白糖中国也有,而“噶高”、“瓦尼利雅”、“阿尼斯”、“阿觉特”、“墨噶举车”等五种中国没有。虽然知道了这些配料,但配制剂量一概不知。

对于巧克力的用途,赫世亨只知道将这些原料倒入煮白糖水的铜罐或者银罐内,再以黄杨木碾子搅和均匀,即可饮用。 赫世亨打听到西洋人煮巧克力皆用臼碗,所以专门安排人特别制作了银质的罐子和黄杨木碾子,连同巧克力50块一并献给康熙帝。

其余的100块,赫世亨暂时留在了手里,看康熙帝如果需要再行进献。

赫世亨看似周密的准备并没有让康熙帝满意。这位喜欢刨根问底的皇帝在奏折上批复:光说性热、味甜苦不行,有何好处、能治何病均未说明,问清楚再报。

三天后,赫世亨回复说,巧克力并非药品,阿美利加的老百姓拿它当茶喝,一天就喝上个一到两次。不过可以用作保健饮品,因为它有助胃消食的功效,对于老年人、胃虚泻肚和消化不良者大有裨益,但是内热发烧、气喘、痔疮以及出血者不宜饮用。

康熙帝看完批复仨字:知道了。

自始至终,康熙帝只收了50块巧克力,至于他怎么处置的,给谁品尝了,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康熙皇帝是我国最早接触巧克力的统治者。